第三种爱情

2016-03-16 11:15来源:www.3j3j.com 点击: 次 字体大小:
第三种爱情
  作者: 雪痕
  作者:雪痕
  墙上的时钟一分一秒的走着,我和她坐在桌前,沉默着,"如果我没有记错,快8年了吧"最终,还是她打破了这似乎有些尴尬的气氛。我点了点头"没错,今天,刚好整整8年。" "时间好快,一晃,8年都过去了。"说完,她沉默了下来。我想说些什么,却不知从何说起。"本来,应该是三个人的,而有一个人,他在也来不了了……
  "都怪我……都怪我…太执着…一份感情没有告一段落……人已分天隔…都怪我…都怪我……"
  我和莫村,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。从小学,一直到高中,直至毕业。莫村是个可怜的孩子,从小就没有父母,我模糊的记得,我和他初次相逢的时候,是在小学,那年华仔的歌很火,大街小巷,几乎都能听到华仔的歌声,他当时就站在学校门口,然后大声唱着当时正流行的《都怪我》与其说是唱,不如说是在喊,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,"这孩子,一定有毛病"他看了我片刻,随后便走到我的跟前,他问我,他唱的好听吗?我只是摇了摇头,他就把我扁了一顿。然后,我们就这样认识了。
  小学6年的回忆,我几乎已经忘的差不多了,但是我依然还可以模糊的想起一些,关于他的,事情。他很调皮,班主任都管不住他,几乎每节课,他都会被老师拎着站在教室的最后边。他喜欢打架,他可以从一年级打到6年级,只为了当小学的老大,别人看到他都会远远的躲着他,所以,他几乎没有什么朋友,唯独除了我。
  正因如此,所以我在小学里,几乎没有人敢欺负我,因为我是他的朋友,我似乎还记得6年级那一年的早自修。他站在讲台上,然后当着所有同学的面说"周鸣是我的人,除了我,谁也别想欺负他,否则,我就跟他拼命!"我当时想也没想,就拿起书包扔了过去,结果不料,书包没有打到他,却砸在了刚从教室外边走进来班主任的头上,因为这事,我和他在操场整整跑了一天。
  初中以后,他越来越调皮,仗着自己个子高,块头大,一如既往,他依然从初一打到了初三,我问过他为什么要这样,他一本正经的说,在一个地方混,就要称霸。我当时只是笑笑,然而心里在想,这孩子,病越来越重了,看样子是没得治了。然而很多年后我才知道,当初他之所以这么做,是因为他小时候,由于流浪街头,经常被人欺负,所以他决定,将来有一天,他绝对不会被欺负,然而,他仅仅是为了不被欺负。初中里,几乎每个星期一早晨,做完早操后,校长都会站在国旗下点他的名字,他也只是笑笑,和个没事人一样,所以,学校里几乎没有一个不认识他的人。
  他在学校有三点一线,第一是学校的厕所,第二就是校长室,第三就是班主任的办公室,他几乎每天都在这三点上徘徊着。就连教室,他都很少出现。他从学校打到学外,在校门口,经常会看见一道风景,那就是十几个人疯狂的追着,一个人不要命的跑着,没错,跑在最前头的那个人,闭着眼睛想,也知道是莫村那家伙。他从来不知道什么怕,做事情也从来不想后果。他可以一个人拿着一把刀,然后去酒吧收保护费,就连酒吧的老板都怀疑他,是不是脑子有问题。所以经常会有一群混混追着他跑几条街。而我,也经常被他连累。
  莫村很讲义气,他和每个人都打过架,但是唯独没有和我打过架,平时他和别人,两句话说不过,他总是会用拳头招待别人,在他眼里,武力可以解决一切。然而和我,就不一样了,我总是可以把他说的气的团团转,但他从没,和我动过手。我经常看见他和一个兄弟好的都快嘴对嘴了,结果没一会,他就把他那兄弟打得满地找牙。对于这些,我都见怪不怪,因为我知道,他就是这样的人,疯子。
  有一次他的仇家找上门来,他什么也没说,就叫我走,我说我们是兄弟,有难同当,可是我话都没有说完,他大喊了一声"操你大爷的,装逼你也得看时候啊!"我还没有反应过来,他就把我抱了起来,往窗户扔了出去。然后我就听见窗户关起来的声音,我知道,他是不想拖累我。可是他当时忘了,那是二楼。结果我摔了个骨折,最后鼻青脸肿的他找到我时,他屁都不敢放一个,随后,那段日子,他就变成了我的坐骑,天天背着我上学放学,就连上厕所,也没有放过他……
  我记忆最深的就是那次我和他在外面吃烧烤,社会上的一些仇家找到了他,他本来可以打赢那些人的,可是却看见我倒在了地上,他看见有人挥着刀向我砍来,他二话没说,一把扑了过来,挡在了我的身前,他像是一只乌龟一样把我压在身下,风雨过后,也不知道他身上唉了多少刀,我记得最后他躺在担架上的时候,他哭着和我说他还是处男,他还说要是死了,要我好好照顾自己,丰年过节记得多烧纸钱,那些大人书一定要多烧,我当时感动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。最后医生说他穿的厚,都只是皮外伤……然后他笑着说"就喜欢,看你哭的时候……"
  和杨认识,是在初一下半年,她是转校身,我记得当时她被别人欺负,要问理由,她长的太漂亮,这个不是理由的理由。当时我和莫村准备放学回家,却看见一群人把她围着,当时的她就像一只小绵羊,低着头,默不作声。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,脑子一热,说要帮她,而莫村却皱着眉头说不行,不要多管闲事。我没有理会他而是冲了上去,刚想说话,就被一个人推开了。杨当时看了我一眼,推我的那人刚想说什么,就被一个人踹倒在了地上,踹他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莫村,我当时愣了一下,莫村大吼一声"发什么愣!还不快跑!"我这才反应过来,一把拉住了杨,和莫村跑了起来。我记得当时十几个人追着我们不知道绕着学校跑了多少圈,最后,我们和杨,就这样认识了。
  杨其实是个好女孩,性格比较独立,从小没有母亲,是他的父亲一手带大的,所以性格,比较中性化。她的梦想就是将来可以找个有钱人,然后嫁了,我记得她还笑着说过,将来她要找个很有钱的老头,然后嫁给他,等老头死了,那么所有的钱就都会是她的了,我们听了也只是笑笑,杨的父亲好赌成性,这也是她母亲离开的原因。家里值钱的东西几乎全被她的父亲输光了,这些年,她跟着父亲总是饱一顿饿一顿,她害怕了那种生活。所以她说,将来,一定要有钱。没有想到的是,当初这么一句看似玩笑的话,最后却成真了……
  我们三个人的关系一直很好,好的就像,亲兄妹一样。或许,每个人的一生,都会有一个叫青春的故事,没错,高一那年,我爱上了杨,只是我,从来没有说起过,莫村总是挑衅的问我,我也总是打肿脸装胖子,死也不说,我说,我只是把杨,当做妹妹而已。这话说出口以后,我自己都会觉的心虚。我知道,莫村能感觉的到,毕竟,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,唯一让我不明白的是,为什么明知道我喜欢杨,而他却和杨走在了一起,从那时开始,我害怕了。那段时间,我很迷茫,很多时候我甚至感觉,我们三,我就是多余的。所以从那以后,我变的沉默了……
  有句话说的很对,你不亲眼看到她和别人走在 了一起,你永远也不知道你自己有多爱她……
  莫村每次和杨嬉戏的时候,他总会回过头来看着我,当我看着他的时候,他没有回避,依然看着我,然后笑着,那感觉就像在嘲笑我。我忽然感觉,我们之间,陌生了,我不明白,为什么,莫村要这样,我们,还是兄弟吗?偶尔,杨也会看着我,但是眼神中,似乎有别的意思。当我看着她的时候,她就立马避开了我的眼神,多年后,我才知道,她的眼神中,掺杂了的东西,叫做失望 叫做心疼……叫做
  我记忆最深的,莫过于高二那一年,那一年,发生了很多事情,那晚,我看到了我最不想看到一幕,我看见了莫村和杨去学校边上的宾馆,最后,莫村和我说,他破处了,我当时就给了他一拳,他愣了,我也愣了,他愣了是因为,从来没有见我发那么大火,我愣了,是因为我还是没有努力伪装好。莫村走的时候,他笑了,他笑着说,他为了我可以命也不要,而我,却因为一个女人,要和他恩断义绝。他的一句话,让我顿时哑口无言,我当时很想挽留他,可是气头上我还是没有说出口。"砰"的一声巨响,莫村气冲冲的甩门而去。
  那天过后,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莫村和杨,同时退学了,我去找过杨,杨的住处早已人去镂空,我也曾去找过莫村,他混了黑道,对我也总是避而不见。一时间,我感觉,我失去了一切……我有问过我自己,是不是,真的错了……
  走出这段阴影,我花了狠长时间,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,但是日子,还是要过,就这样,我们三,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在联络过,高三那年,我一直在忙碌着高考,莫村依然在社会上混着,偶尔还可以从同学那里听到一些关于他的牛逼事情,无非就是他带人包围了警局,或者砸了谁家的场子,又赶走了哪个黑帮一类的。在同学们眼里,他就是一代神话,我,只是笑笑。而杨,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。在也没有见到过。我找过很多地方,也去找过莫村,打听杨的下落,而莫村,对我视而不见,就和,我们从来没有认识过一样。
  最终,我考上了我想去的大学,而莫村,也成了南城的老大,或许他一生下来,就是个混混的料,从小学到初中,从初中到高中,他去过的地方,所有人都会记住他的名字,就如他曾经所说一样,在一个地方混,就要称霸!
  自从莫村当上了南城的老大以后,他统一了所有小黑帮,不服的,也全被他打出了南城,自那以后,南城的治安,出现了几百年难得一见的和谐,混混们也开始上下班了,在也看不见五颜六色的头发,在也碰不到街头的火拼,在也听不到街角的敲诈猥琐声,据说,当时南城的派出所所长都亲自请他吃饭做为答谢。真的如他所愿,南城的每一个人,都记住了他,他叫"李莫村"
  我们再次相逢的时候,是大二那年,当时我正在上课,他冲进了我们的教室,然后一眼便从200多人里认出了我,我当时愣着,莫村一把拉住了我,然后走出了教室,教室里所有人都傻傻的看着,我当时看见学校里的四个保安,正在围着他的车子转,我一看车头早已变形,一问才知道,这家伙因为保安不给进学校,竟然开车把校门给撞了,我无奈的笑了笑,这么些年,脾气一点也没有变。莫村推开了保安,一把把我推上了车,然后就扬长而去。我呆呆的看着他。然而,他却说了一句我意想不到的话,他说"杨要结婚了。"
  我当时好一会没有缓过神来。我问他,她结婚,叫我去干嘛?莫村笑着点燃了一只烟。他说,杨真的找了一个有钱的老头,我听后笑而不语,莫村问我,"不是很爱杨吗,今天,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,错过了这次,就是一辈子。"我不解的看了看他,问道"你不也,很爱她吗?"莫村听了我的话似乎感觉听了最好笑的笑话一样,哈哈的笑了起来,我不知何意,也跟着笑了起来,可是莫村却突然脸色一变,我不知何意,只听他小声道"原来,你真是一个傻子"
  莫村开着车,一路狂奔,最后还是赶到了杨的婚礼现场,我们找了一个人少的地方坐了下来,等待着婚礼的开始,当婚礼开始的时候,杨搀扶着一个老头走上来的时候,我愣住了,日日夜夜想念的人,如今,就在我的眼前,曾经,多次幻想的场景,而主角,却不是我……
  杨当时看到我的时候,愣住了,而我,面无表情,因为,我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她,祝福吗,我该高兴吗,一时间脑袋一片空白。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,却发现,莫村一直在看着我,我看着他,问怎么了,他笑了笑,而笑的,让我感觉好陌生。好陌生。
  当杨快要和那老头互换戒指的时候,我当时甚至于都不敢去看,而莫村,却做出了让我出乎意料的举动,他抬手将桌子掀翻了起来,随后大喊了一声"操***的"我上前想去阻拦他,却发现,他的眼睛,似乎有些红肿,他笑着问我,"难道,你不想吗?"我听了他的话后愣了一下,然后居然做了我自己也想不到的事情,我也和他一样,开始掀翻周围的桌子。一边掀翻桌子,一边没心没肺的笑着。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我和莫村的举动惊呆了。而我和莫村,此时就像是一个疯子。不,就是一个疯子……
  保安们一拥而上,对于莫村的身手而言,区区几个保安,队他根本构不成什么威胁,可我就遭殃了,一胖保安一把勒住了我,我还没来的及挣扎,便感到眼前一黑,被他一拳打倒在了地上,我还未从地上爬起,便看到那胖保安手舞足蹈的向我冲来,当时的我也没躲,心里就一个念头"打吧,打吧,有本事,你就打死我把"胖保安一把抓住我的衣领,刚抬起手,一只酒瓶便打在了他的头上,胖保安闷哼了一声,便倒在了地上,我楞了一下神,本以为这保安身后的人是莫村,却没有想到会是杨,杨的眼里似乎有些红肿,应该是刚哭过,我不知道,她为什么会哭,当时的我以为,她一定是因为我们破坏了她的大喜之日,而被气哭的。一想到这,我心中就莫名的火。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的我会笑,而且,还说了一些我自己都想不到的话,"你为了钱,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吗?你和酒楼的卖身的婊子,有什么区别?***的,认识你那么多年,我真***的瞎了眼!"当我说完这些话的时候,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莫村一拳将我打倒在了地上,我看到,莫村愤怒的眼神……杨笑了,笑着说,什么都晚了。我不知道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,随后,我和莫村便被保安们绑着抬了出去……
  有人说,你爱的人,就是你心目中的太阳,若是失去了太阳,那么你的世界就永远都是黑暗…经过这事以后,我变了,彻底的变的,从不翘课的我,几乎一个礼拜都没有去过教室,从不抽烟喝酒的我,也慢慢的变成了依赖,整天在尼古丁和酒精的麻痹之下活着。"虚度光阴"这个词,用来形容当时的我,在适合不过。多年后回想起时,那段日子,我仿佛呆在地狱……
  一个月后,莫村突然又来找我,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这疯子又和上次一样,开车撞倒了校门后冲进来的。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当时保安们见他来了, 已经将门给他打开了,可这疯子也不知道是没看见还是怎么的,直接开着车从侧门撞了进来……我当时忍不住骂道"你***的脑子真被门夹过了吗?"莫村没有理会我,而是把我拎小鸡一样扔到了副驾驶。上了车, 他保险一关,然后就启动了车子,我还没有问他去哪,他却很认真的说"陪我去大理"我愣了片刻,我问他是不是疯了,上次的事,我已经差点被学校开除了,为什么就不能正常一点,和个疯子一样。他笑了笑,笑着说,"如果,我要是死了呢,"我笑着说,你放心,你死了,我会每年过节多给你烧纸,什么美女啊,什么黄色书情啊,我都会烧给你。你安心的去吧。莫村笑了,笑着说,他还是个处男。而我也大笑了起来,我说,打死我也不相信……
  莫村点燃一支烟,随后从车柜里拿出了一只袋子,一把拍在了我的胸前,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笑着打开了袋子,袋子里装的是一张病历卡,我打开了病历卡,当我看到里面的内容时,我脸上的表情却僵硬了,"癌细胞扩散…晚期……"我看着最上面"莫村"两个大字时,我愣了,我又仔细的看了一遍,我以为我看错了。我不敢相信这个事实,我傻傻的看着莫村,莫村笑了,笑着说"你***的,以为我在和你开玩笑吗?"
  莫村深深的吸了一口烟,然后自言自语道 "我想,我知道为什么我那么小,我就被遗弃了,如果是因为我有病,而抛弃我,因为付不起医药费,那么,我不怪你们,我恨的是,***的,为什么当初要生下来!为什么发现我有病的时候不弄死我"我不知道,怎么去安慰莫村,我只是傻傻的,默不作声。
  莫村开着车,一只烟接着一只眼的抽着。他说,那晚,他和杨什么也没有做,他还说,杨之所以和那老头结婚,是因为杨的父亲借了高利贷,而被黑社会绑架,如果自己不嫁给那个老人,就没有钱救自己的父亲,他还说,杨这些年,真正爱的人,是我,而且一直是……
  我笑了,莫村也笑了,他突然加起了油门,车子跑到了200马力,我明显感觉到车子已经有点飘忽不定了,我皱着眉头骂道"你***的疯了吗?"莫村笑了,我随时都有可能死掉。反正是要死了,早死晚死,有什么区别呢?再说了,我们关系这么好,怎么说你得陪葬不是吗?怎么,你怕死啊?""你这疯子,开玩笑你得看时候好不好,我还是个处男,再说了,我的大好青春,还没真正开始呢!"我突然紧张了起来,而就在这时,莫村招呼也没打声,就突然猛转方向盘,然后踩住了刹车,车子由于惯性,360度飘逸起来,刺耳的刹车声过后,我和莫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感觉自己的心脏几乎都要跳出来了,让我亲生体验了一回生与死的滋味。我看着莫村,以为他要说些什么,而他,却看着显示器说"车子快没油了…"
  莫村开到了一处最近的加油站,加满了油,却发现,我们两人身上都没有钱,我傻傻的看着他,问他怎么办,他突然启动了车了,油箱盖还没有盖就踩着油门跑了起来,我看见收费员一脸呆愕,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。莫村看了看后视镜,然后笑着说道"就这么干……"随后,就看见警车一辆接一辆的追着,我当时紧张的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,最后,不知道为什么,警车放弃了追捕, 或许,是因为我们开的太快了,怕我们发生意外,莫村看了看后视镜,然后说要我来开,我问他为什么,他却皱着眉头骂道"哪有那么多屁话"
  最后,我开着车,他坐在了副驾驶,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似乎每一次呼吸,都很吃力,他点燃一只烟,然后笑着说,他有可能要不行了,所以,让我来开……闻言,我却沉默了…因为看莫村的此时的状态,我知道,他不是在开玩笑…
  我们最终还是到达了大理,到了以后,因为身上都没有钱,所以我们把车子卖了,随后又在附近找了一处旅馆住了下来,莫村说,想让我在陪他看一次日出,如果是以前,我一定会问他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,两个大男人,看你妹的日出啊,但是此时我什么也没有说,而是点了点头。我拨通了那个4年没有打过的电话,杨最终还是接了,我说,莫村有可能要不行了,杨闻言好沉默了许久,她说,要我一定要把他带回来,我当时心里说不出的滋味,我说我会的,一定会的。从杨那沙哑的声音中可以听出,她刚才一定是哭过。
  那天晚上,我不知道我们喝了多少的酒,但是我模糊的记得,那晚,莫村哭了,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,哭的像是一个孩子。认识他也快20年了,那是我第一见他哭,他曾经身上挨上几刀,眉头都不带眨一下,而如今,他却哭了,莫村没有亲人,从小就被遗弃在街边,我和杨,是陪在他身边最久的人。
  他曾经年少轻狂,为了称王,多少年来只有钢刀陪在身旁。他曾经遍体凌伤,只为一方称霸,不知流了多少鲜血,然而最后面对死亡,他把多年用命换来的地位权利拱手相让,当有人问他为什么时,他只是笑着转身挥手说声算了。这些年他经历了太多生死离别,看了太多人性。所以看破红尘,最终他却变成一个孩子,狠狠的失声痛哭着。
  他哭着跟我说,他好想活着,他哭着和我说,好怀念那段在学校里的日子……
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喝多了,他告诉了我一些,我曾不知道的秘密。他点燃一只烟,说他口渴了,我帮他倒了一杯水,他接过杯子后,看着水杯,发着呆。他说,杨,是他的亲生妹妹。听完这句话后,我足足愣了一分钟。他没有理会我,而是继续说道。这件事,我很早就知道了,在你没认识杨以前。我忽然愣了愣,想起了我和杨初次见面的场景。莫村吸了一口烟,然后笑着说,当初欺负杨的那群人,其实是我安排的。我愣 了片刻,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莫村从一开始就很排斥杨。
  知道杨为什么,当初没有表面爱意吗?莫村看着我问道,我没有出声,他说杨患了一种病,一辈子不能生孩子,杨曾经失声痛哭过,她说她爱你,所以决定离开你,要你以为她和我走在了一起,她要我永远的守住这个秘密。这样,她以为你就会放弃她,可是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,你居然也是一疯子……
  还记得杨婚礼的那一天吗?莫村突然笑着问道,我点了点头,杨的父亲被绑架了,也就是我的父亲,我想,我永远无法原谅他,所以,我没有用钱来换他,而杨,什么也没有说,记得当时我见到那老头,气的我掀翻了桌子,我点了点头,看着莫村说,我记得,你当时就像一个疯子,莫村笑着皱了皱眉头问道"如果我没有记错,当时我只是掀翻了一张桌子,而你,却掀翻了当场所有的桌子……我听后,傻傻的愣了……
  摸村看了看我,"知道吗,当时如果你拦住杨,杨或许会跟你走,可是你,却做了一件会后悔一辈子的事情,听了他的话,我时时没有出声,而是忍着,不想让泪水掉下来。
  莫村掏出了一张存折,然后递给了我,我愣了片刻,莫村笑着说,"死了以后,什么就都没了,杨那丫头,我也算可以放心了,唯一放不下的人,就是你了,这些,是我多年积攒下来的钱,你拿着吧,我拒绝了,但还是被他强行收下了。
  那天晚上,我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难以入睡,而莫村,似乎也有说不完的话,关了灯以后,我和他躺在床上,他说,这些年,一直不愿意见我,(www.3j3j.com)是因为他仇人多,不想连累到我,他还说杨一直爱着我,那次去宾馆,是故意让我看见的,说破处,其实也是骗我的。杨最后也很难过,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。我底下了头,失声痛哭着。这么做,到底为什么啊?原来,我一只误会着他和杨,这一点,忽然让我自己也开始恶心我自己……
  莫村突然笑了起来,然后说了一句我想不到的话"因为,我和她,都爱你啊… 你,有爱过我吗?"我当时足足愣了半分钟,直到玻璃杯掉在了地上,我才缓过神来,我开了灯,看向了莫村,莫村,似乎睡着了,睡的很安详可是,在也没有醒来……我当时发了疯的晃着躺在床上的莫村,大声呼喊着他的名字。
  因为我知道,这些年,我真的错了,为什么,你不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呢?你就这样的走了……就连一句"对不起"也没让我说出口便走了……
  我哭着拨通了杨的电话,"我……莫村……他有可能回不来了…"杨颤抖着问我要了地址,随后连夜坐飞机,赶了过来……那夜我一整晚未合过眼睛,我不知道抽了多少香烟,喝了多少的酒。我坐在房间里,傻傻的看着躺在床上的莫村,我似乎一下子,明白了很多事情。我看着他傻傻的问道"你不是说,要我陪你一起,看日出的吗?……你起来啊……起来啊……我错了……一直以来我错了……"
  杨在第二天中午赶到了宾馆,他哭着趴在了莫村的床前,然后使劲拍打着我,我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傻傻的愣着。就和丢了魂一样。
  最后,我将莫村的骨灰带回了南城,杨在参加完了莫村的葬礼以后,便离开了,走的时候,她似乎想说些什么,但是还是没有说出口。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依然装的很坚强,有时候我都佩服我自己,哪来的勇气,那么能装。直到杨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,我才转过身,跪在地上哭的像个孩子。
  这一别,就是8年……
  "你过的好吗?"杨问道,我愣了一下,方才缓过神来,我擦掉了眼角的泪水,然后笑着看着杨道"恩,还好,刚才突然想起往事了,不好意思,失态了,你呢,和你丈夫还好吗?"杨点了点头,"我也还好……那老头…去世了……"
  我愣了片刻,突然笑了起来"这不也是,你想要的啊,我记得,当年你也是这么想的"杨也突然笑了起来"是啊…"我看着杨道"今后,有什么打算?"杨想了想,然后说道"我准备去国外……你呢?"我愣了片刻,我,我还不知道呢".杨笑了笑……
  "过去的,都让他过去吧,我们吃饭吧,吃完这顿饭,下一顿,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。"杨听后点了点头。我和她大口大口的吃着,我看见,杨的眼角,有泪水划过……
  吃完饭,杨傻傻的看着我,我避开了他的眼神,装做看着手表,直到杨起身,说离开的时候,那一刻,我不知道怎么去面对杨。她对我笑了笑,说,下回,在见吧,我点了点头,因为我知道,所谓的下回,有可能是一阵子,有可能,就是一辈子。我依然装作很自然的点了点头。看着杨转身的离开了,我底下了头……
  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,但是眼泪还是不听使唤的从眼角滑落,突然,我大喊了一声"杨……"杨也停下了脚步,背对着我,我冲上前,一把抱住了她,她转过身,也紧紧的抱住了我,失声痛哭着。"我们,在一起吧""我不能为你生孩子…""傻瓜,为什么你不早说呢?你知道吗,我不介意……"
  街头上,不知道是哪家店,突然放起了华仔的那首"都怪我"都怪我…都怪我…看不到事情快另有一个结果…当爱没有等到瓜熟地落……人已分天隔……都怪我……太执着…"
  莫村 :"在一方混!就要称霸一方!"
  我: "为什么你做什么事都不想后果?""后果,什么叫后果?"
  莫村:"和我去大理"
  莫村:"我要死了"
  莫村:"我要死了,你可以在陪我看一次日出吗?
  最终我才明白,莫村这些年,之所以这么做,是因为想让更多的人,记住他,因为,他知道不久的将来,他是一个要死的人。
  我终于明白,大学那几年,为什么我的账号总会多出那么几千元,我终于明白那几年,为什么所有欺负我的人第二天会跪在我的面前给我道歉。因为背后一直有一个人,他的名字,叫做"莫村"
编辑:3j3j范文 作者:3j3j范文
上一篇:老公包里的安全套却不是为我而准备 下一篇:拾捌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